「我们究竟做错了什幺啊?」韩国社会受苦的求职者们

时间:2020-04-24

文:陈庆德

台日韩年度代表字陆续出炉

台日韩三国,每到年底新年开春,总会有条引起国民关注的新闻:「代表字大选」。台湾2018年年底从58个候选字内,挑选出年度代表字为「翻」,而推荐此字的台中地院法官张升星,所持理由为「年改推翻公僕信赖,促转推翻历史记忆,党产推翻法治原则,霸权推翻多边贸易,强国推翻各表共识,动荡推翻既有确幸。奈何?」

同样具有汉字文化的日本,于2018年选出代表字──「灾」,意涵此年因酷夏高温屡屡飙破40度、北海道7级强震,加上西日本于夏季遭逢豪雨天灾等,造成国家社会损失巨大,「灾」难频传。

有趣的是,韩国不是从众多的汉字内,选出单个代表字,反而是「(汉字)四字成语」(사자성어)。2018年年底,《教授新闻》(교수신문)选拔出当年度代表成语为「任重道远」(임중도원),象徵文在寅总统南北韩高峰会谈,与试图振兴国内经济等作为,还需多加努力,得「任重道远」呢。

然而,吸引我的却是最贴近人们生活的职场,当地知名就业情报网站「Incruit」(인크루트)也选出职业别的四字成语呢:

上班族为「多事多忙」(다사다망)、 待业者为「枯木死灰」(고목사회), 自己创业者,则为「劳而无功」(노이무공),

可说全盘皆墨啊。

「我们究竟做错了什幺啊?」韩国社会受苦的求职者们 Photo Credit: Kim Hong-Ji/Reuters/达志影像韩国职场养人不易

此四字成语背后,寓含韩国当地就职之难与辛酸。韩国职场上的「约聘职」(계약직,即「约聘人员」)人数,早在2017年5月就高达644万人以上,占国家劳动人口约四分之一以上,直到目前状况仍不见好转。同时韩国当局2019年决定调涨最低薪资,由原先2018年的7530韩圜(约51港元),涨到8350韩圜(约57港元),涨幅高达10.9%,间接促使资方不是缩编人力,正职人员一人当两人用,不然就是多请一些约聘工,好节省人事成本,形成恶性循环。

且根据当地〈统计厅〉于发表的「2018年11月雇用动向」(11월 고용 동향)报告,韩国年轻人(15-29岁)「体感」的失业率为21.6%,为有此调查数据2015年来为高。同时2018年11月全国失业者,高达90万9000多名,是19年以来的最高数字。这还仅是官方统计,我们都知道,官方数据往往跟现实情况仍有一段「落差」,这也难怪造成了「多事多忙」、「枯木死灰」的上班族现况。

连带地,自己创业者(자영업자,「自营业者」)也没好到哪去。根据《愤怒韩国》(张光夏着,光现出版社)提及,2014年的「自营业者」的月平均劳动收入约为74万4000元韩圜(约5121港元),每个月工作25天,若日均收入约3万1000韩圜(约213港元),且日均工作时数为10小时的话,换算下来,时薪仅3100韩圜(约21港元),还不及当年政府法定的5120韩圜(约35港元),而迄今经济不景气现况,恐怕还得让自营业者苦撑一阵呢。

社会苦了这些「李民洙」们

写到这,让我不禁想到一位韩国作家金英夏(김영하,1968-)。他在十多年前《猜谜秀》(퀴즈쇼,2007)书内,创造了一位面临求职困境的「李民洙」,但2018年的李民洙「们」貌似层出不穷。儘管他们拥有很高的文凭学历,但很难找到理想工作,生计徘徊在基本生活门槛之上。

金英夏藉由年轻人主人公之口,喊出对这世代的抱怨:

看看代表字,想想李民洙,看来韩国就业大不易啊。

【一张图搞懂】订阅集资:Mobile上的13堂英文课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