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我们已经很包容了,到底还要再闹什幺!」这个时代的多元其实只

时间:2020-04-24

近期由于设立了同性伴侣专法,引发性别圈众多网友为之抗议。有人认为「特例就是歧视」,所以还是坚持一定要让同志实现法律上真正的平等。先不论专法究竟是不是个问题,在「平等」的议题中,我们也许该反思;性少数的权利、女性的权利——甚至是所谓「优势强权」的「顺性别直男」的权利,难道会因为法律保障而让人在这社会上得到真正意义上的平等?

不如我们开门见山的来说一些显而易见的事情。

当前在性侵以及「色情式复仇」(Revenge Porn)的议题上,目前台湾已经设立相关性别法律,以及宣导透过既有法律来维护女性的权利,然而当一个女人,被性侵甚至是被复仇的时候,她们在这个社会上实际的权利会因为法律的保护而受到保障吗?

乍看之下女性的权利在法律上得到了提升,然而如果你问女性的现实处境,从来没有因为法律的保障而得到实质的效益。她们可能因为自己的遭遇被知道,或者是自己的影像被散播,仍然还是无时无刻要承受来自整体大环境恶意和恐惧之中。即使这位女性在法庭上为自己讨回公道,但是在一个极端重视男性的社会环境下,法律上的胜利也仅仅限于法律而已。

更不用说在《性侵害犯罪防治法》以及《家暴防治法》都已经执行若干年的台湾社会下,有诸多顺性别直男,因为恐惧来自这个社会扑天盖地的歧视与嘲讽,而选择隐忍自己的受暴经验。即使已经有单位愿意支持受暴男性,至今也仍然鲜少有男性善用这些资源来争取自己的权利。

法律制度的出现,是维护人民基本权利的一大步。然而如果一件事情,即使在公开场合中大家都有善意的共识,而法律在这些立场上也乐见其成;为何我们的社会仍然还是选择旧时代的方式,宁可让自己遗忘也不愿意好好争取自己法律上的权利?

因为即使法律凌驾于价值观之上,也依然敌不过社会的价值观如何看待社会上所有的人。

一个女人被色情复仇,即使赢了官司又如何?出了法庭以后还是要面对来自四面八方的舆论攻击,走在路上都会遭到无关的他者的嘲笑和闲语,甚至还可能还会受到各种程度的羞辱以及攻击,最后还是选择离开这个荒谬的世界。

至于一个被性侵的男人,即使赢了官司又代表什幺?当他回到他原本的环境,他依然还要遭受到同性的白眼对待——因为他的男性身份不再被同性认可,那幺即使学校的性教育一再教育男人要勇敢争权又如何呢?

一个法律的制定,意味的可能不是社会的进步,而是代表当前的时代欠缺什幺,所以这个社会就鼓吹什幺。如果一个社会,即使在这个所谓「女权高涨」、「性少数霸凌异性恋」的时代,在性别价值观上,仍然还是非常以顺性别直男的感受为感受;仍然还是觉得「男人应该如何才是男人」;仍然还是觉得女人跟性沾上边很糟糕;以及,仍然还是觉得性少数是一个不明确的存在。那幺一切的性别平权,在这个假开放实封建的社会里,全部都是当代的反指标。

太阳光的白色透过三菱镜折射会显现一道彩虹,然而当这些颜色全部聚集在一起(事实上也只要三个),眼前所见依然还是单一的白色。现在的社会高举女力的大旗;吹起解放男性的号角;以及自称自己包容所有的性别以及拥抱这世界各种不同的人。然而当你实际感受到这个世界投以自己的眼光,以及他们如何评论典型男女以外的群体,你就会发现,这个社会还是带着中古世纪的眼镜,分分钟教你做人。

如果要我评论当前社会所谓的多元,我只能说,这个时代的多元,其实都是一场笑话。因为我们的时代一点都不多元,我们还是会排斥模板以外的人事物,并以为这个世界已经很多元。甚至这样的「多元」还会让人感到愤怒,觉得「我们已经很包容了,到底还要再闹什幺?」

假使要用一个场景来形容当前社会所有人的心声,就如同川普当选后,美国某个图书馆高高挂起的仇恨标语——「多元去死!」一样。因为在现实社会中,依然还是有大部份的人不明白:「我们这幺多元,难道还不够吗?」

本文经空心二胡同意转载,原文发表于此


相关推荐